流行ACG|ACGPop|二次元导航|绅士导航|里番导航|动漫导航

  • 常用
  • 百度
  • google
  • 站内搜索

二次世界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

  • 更新日期: 2020-10-14
  • 查看次数: 29
  • 站点标签:

详细介绍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1张 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2张

【本文为观察者网视频栏目《懂点儿啥》的图文版本。作者:@肝帝董佳宁 贾明冬 柳叶刀 大包。主讲:@肝帝董佳宁 视频地址:BV1cK411N7PU】

各位好,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。21世纪互联网发展迅速,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,网上出现了一系列云科技的应用,云储存、云养猫、云游戏,让用户们享受快乐,不增添实际负担。但现实真的很魔幻,“云行孝”居然都被发明了出来,还是微博直播的年度大戏。今天我们就来介绍一下,科技大师曲婉婷,“云行孝”的发明者,哦对了,还得加上她的母亲张明杰,这项服务的优先体验用户。

 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3张

曲婉婷是一名原创型歌手,1983年生于哈尔滨,2000年赴加拿大留学,2009年凭借《我的歌声里》一曲成名,事业蒸蒸日上。母亲努力培养,孩子争气,本来这是一个很正面的母慈女孝,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故事。可是到了2014年,转折来了。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,因腐败问题,被刑事拘留,接受调查。2016年检方以贪污、受贿、滥用职权罪,对张明杰提起诉讼,由于涉案金额高达3.5亿,检方建议死刑。但是这个案子,直到今年都还没审完。

张明杰究竟干了什么事,这么遭天怒人怨呢?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。她曾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,2010到2011年间,利用职务之便,将估值高达23亿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,以6160万的价格,卖给了一家私营企业,东江农业科技,这家企业注册资金只有50万。之后张明杰还骗取了3.5亿的征地款,和“东江”的老总开起了房地产公司,建了一堆烂尾楼。

简单来说,十几年前曲婉婷在加拿大读大学的时候,她妈张明杰正在狠挖国企墙角,贱卖资产、输送钞票给他人,甚至想在房地产市场一展拳脚。如果大家想具体了解下这套操作的细节,我建议去看一看《人民的名义》,里面高小琴套路国企资产的案件,可以看做是张明杰一案的复刻版。当然,这些罪名都是涉嫌啊,涉嫌。具体怎么判得看法院的,曲老师搞“云行孝”,我们不能搞“云审判”。

这一系列的行为,对当时的下岗工人是一场灾难,420人被违规解聘。张明杰还侵吞了工人的安置费,把钱打进了“东江公司”的账户里,至今仍有1100多万没有归还。这些被迫下岗的职工找不到别的工作,有没有收入。很多家庭交不起供暖费,只能捡煤渣取暖。哈尔滨冬天零下二、三十度,穿着棉衣站外面5分钟就冷透了,家里的自来水管都会被冻坏。甚至有一名患病职工,因为没有医保,没钱治病,自杀了。

但这一切仿佛都和曲婉婷无关,当时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,没有感受过多冷的隆冬,对她妈在东北玩泥巴更是不闻不问,自己非常光鲜亮丽。但没过多久,2014年就“东窗事发”了,曲婉婷从此不再回国,只是每年在微博上发几句话,卖个惨,对自己的母亲表达一下“你存在,我深深的脑海里”。

但群众们很愤怒,他们在微博高声嚷到:“你在加拿大一定用了你妈的黑钱!”曲婉婷“以泪洗面”说:“你怎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加拿大留学一年花销多少,钱是大风刮来的吗?”曲婉婷争辩道:“那是我妈勤奋工作得来的,勤奋工作的钱!能算黑吗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无知的血口”,什么“bye”之类,引得众人愤怒得笑了出来,评论区充满了祖安的空气。

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去微博感受一下,不出意外,明年还会再来一次。当然,现在曲婉婷学会关微博评论了,不然下面都是铺天盖地的“希望人有事”,可能会让她多“以泪洗面”好几天。

有人说,人家女儿在微博上哭一哭,怀念一下,怎么了呢?古代不是还有“亲亲相隐”么,到了现代就要支持把家人杀掉吗?这个话就扯远了。骨肉分离的痛苦大家都能感知,怀念母亲也是正常的。可是作为一名观众,我们不可能只对曲婉婷产生共情,我们更想为那些受到张明杰欺压的穷苦职工伸张正义。

另外这件事的发展方向有些诡异,一审检方提出死刑,但对这类案件来说,如果犯人认罪态度良好,积极退赃,法庭会考虑从宽处理,也许能保条命,可是张明杰就是不认罪,都没想往活路上走。而曲婉婷从2014年至今从未回国,也没有协助审理案件,她在微博上“云行孝”的措辞并非为母亲喊冤,“不公正”几个字更是从未提起,每次的内容都是“相信法律能给个结果”,同时表示“我已经苦苦等待N年”。

 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4张

这意思是想法院快点判。无论张明杰有没有“向死而生”的决绝,但看起来曲婉婷完全没有拉她一把的意思。这就是诡异的地方,检方建议死刑,可是犯人没想着活,犯人女儿也没搭把手,观众们还盼着犯人死,多方立场居然完全一致。

但是张明杰的死对曲婉婷肯定是有好处的,因为追赃会变得更困难,她手里的钱是白是黑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。曲婉婷的粉丝可能要跳出来反驳说,她是在母亲涉嫌贪污之前就留学加拿大,靠自己打工得到了今天的一切,钱怎么会在曲婉婷手里呢,怎么会有女儿宁愿让妈妈判死刑也不拿出来?

这话其实是有问题的,留学靠勤工俭学维持,十几年前可能会有人信,但都2020年了,真以为没人留过学吗?没家里资助,只靠靠打工,同时还要维持小资生活,你们是看不起西方人吗?有这种财富密码,他们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用吗?还能轮到留学生?

但实事求是地说,曲婉婷赴加拿大留学的时间段是,2000到2009年,张明杰搞腐败是从2010年开始的。不过2010年前张明杰是否有经济犯罪行为,或者之后是否用赃款资助了曲婉婷的事业,以及是否向海外转移资产,就不得而知了,得等待调查。

曲婉婷在国外并不是很有名,除了粉丝,加拿大人基本没听说过这个人,最多知道她和前温哥华市长罗品信(Gregor Robertson)处过男女朋友。2015年张明杰庭审开始前,罗品信表示对此事关注,称“希望她能得到到公正的审判”。不过这两人2017年就分手了,罗品信恐怕也不敢立于危墙之下,如果真曝出来女友身上一堆黑钱,他仕途也就够呛了。

而且罗品信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他自称是白求恩的后代,祖母与白求恩是表兄妹关系。白求恩医生我们都很熟悉,他是加拿大共产党员,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,1938年年初来到中国参加抗日战争,亲自率领医疗队奔赴前线,救治中国士兵,还教授了先进的医疗卫生知识。遗憾的是,1939年年底白求恩医生在抢救伤员的过程中,伤口感染,患上了败血症,不幸病逝。

罗品信是支持对华友好的,他认为白求恩是中加关系的纽带。2013年,罗品信来中国谈过经济合作,称自己很喜欢中国,30多年前还爬过长城。如果罗品信想维持自己的正面形象,同时保持温哥华和中国在经济上的合作,他就不可能和一个贪官的女儿继续维持关系。

从2016年开始,他还受到了来自媒体的压力,很多加拿大的媒体都在挖曲婉婷的料,对罗品信侧敲旁击。另外,罗品信2018年就卸任了,现在已经不是市长了。提这个事情主要是想给大家辟个谣,曲婉婷现在可能是单身状态,并没有与加拿大官员结婚,也没有移民,只是在加拿大生活工作。

张明杰的案子确实有些复杂,检方2019年修改了上诉书,以滥用职权和受贿两罪起诉,贪污这个罪名,从上诉书里拿掉了。这个案子特殊的地方在于,3.5亿元并非是张明杰个人贪污的,而是转移给了“东江公司”。该公司由商人魏奇实际控制,此人现已外逃,上了红色通缉令。而这3.5亿的去向目前还在调查,比较明确的是,很大一部分被魏奇用来盖楼了,就在曾经是原种场的那块地上。至于钱有没有流向曲婉婷,还得等待后续消息。

 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5张

张明杰的案子引起了广泛的舆论关注,所有人都痛恨腐败官员损害国家和公众的利益,收取不义之财,中饱私囊,甚至将赃款转移国外,供着子女在外花天酒地。这些年有不少案例,都是贪官把全部身家都转移到海外,一旦被查,马上风紧扯呼,就算自己跑不掉,钱和家人也“安全了”。

这种“裸官”搞起腐败更是有恃无恐,和珅都得直呼内行。“外逃”腐败分子给我国带来的损失会很大,如果人和钱都在国内,国家想要追回并不难,顶多算是肉烂在锅里,不过一旦资产转移到了国外,想把这部分钱拿回来就困难重重了。

所以近几年我国出台了很多政策,限制公职人员向境外转移资产。首先,公职人员具有申报境外存款的法定义务,不管该存款的来源是否合法,不管是个人的还是托人辗转的,都必须如实申报。如果数额较大、隐瞒不报,按刑法规定,可以判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

近几年落马的官员里,很多人都有“隐瞒境外存款”这项罪名。而且不止是银行存款,国家规定公职人员的配偶和子女,在境外的财产状况也要如实申报。2014年我国还开展了调查工作,对“裸官”进行摸底,如果他们的配偶和子女不愿放弃移居海外,那未来就不会让这些官员升迁。2017年更是发布了相关文件,要从严处理“裸官”问题。

对内加强监管,对外也会增强追赃力度。2012年我国刑法修正案中,就规定了相关程序用以没收违法所得,为境外追赃提供了法律依据。现在“裸官”这条路不好使了,已经转移境外的财产也无法“幸免”。据统计,2014年至2020年6月,我国共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7831人,追回赃款196.54亿元。所以说境外并非法外之地,以前有些人投机取巧,钻了空子,但随着法律的完善,犯罪分子们也该放弃幻想了。

不过我们也得理解“海外追赃”这项工作的困难,有些犯罪分子跑到海外一躲就是十几年,踪迹全无,让很多案件断了线索,而且有的人不一定是以公职人员身份出国。张明杰一案,“东江公司”的魏奇就是这种情况,他曾经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公职,但是后来下海从商,出逃时的身份只是普通商人。不过说来也巧,他外逃的目的地就是加拿大温哥华,和曲婉婷有没有接触,就不得而知了。

此案另一个争议点是,曲婉婷到底知不知道她母亲的钱不干净。2016年她接受过外媒的采访,称母亲是自己的童年英雄,是个勤奋的人,“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生活,不管经历了多少磨难。”她这句话的英文原文是在谈母亲很勤劳,后半句被很多人翻译成了“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”,但可能并非原意。不过解读下来也差不多,曲婉婷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,资助曲婉婷多年音乐事业的钱怎么来的,她应该是心里有数的。

 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6张

曲婉婷不敢回国,是怕案件牵连到自己,对她来说,自己的“童年英雄”被怎么判,恐怕不是重点。每年在微博上的保留节目,就是她最大的孝心了。那些被她母亲欺压的下岗职工的命运,她才不会在意。再看看她的微博,简简单单几个字写着“相信人间定有道、有法、有青天”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发现几句话里就写着两个字“吃人”。

科技大师“云行孝”,曲婉婷又发微博了【懂点儿啥】 二次世界 第7张